塔子

陷文豪双黑【文章為經允許禁止轉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国木田麻麻的国际友好打招呼手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稿子!没有了!!!没!有!了!

画了一个星期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直接去世)

换个画风

——————————————————

海囚版(海底囚人)的他们= ̄ω ̄=

我画这么烂还有人看真是非常感谢(๑•ั็ω•็ั๑)

呃啊啊啊啊啊给我个机会破30热度吧 ! !
不给我小心心给评论也行(๑•ั็ω•็ั๑)

( 占tag致歉)

【太中】三分鐘腦洞 16 × 22

“餵,太宰”

“怎麽了中也?”

“沒什麽,只是首領下命令了” 【頓了頓】

“噢~” 【懶懶的語氣】

(五分鍾後)

“太宰,我走了”

“是是~早點回來記得帶螃蟹~”

“太宰治你還是小孩子嗎吃什麼螃蟹你都多大了還整天遊手好閒雖然你年薪還沒老子月薪多但是你能不能考慮考慮我的感受啊!!(我還是個孩子啊!)”
【一臉嫌棄】

“......噢” 【露出一臉可憐巴巴的小眼神】

“少那樣看我,來不及了我先走了” (於是只留下了孤孤單單的空巢老宰)
(並不老啊餵)

(日本時間下午六點)

【此時此刻深陷進去的皮製沙發中正蜷縮著一只孤獨的宰宰,眼神裏透露的滿是寂寞和憂傷,若是旁人看了定要心疼得不行了】

“太宰,我回來了”

“嗯......”

“你怎麽了,沒精打采的,像條死魚一樣”

“和死魚也差不多了......”

“???” 【中原式黑人問號】

“……”

“…… “

“到底怎麽了啊”
【躺進深陷的沙發手指伸進這人柔軟的頭髮胡亂揉了揉】

“中也你真的不記得了嗎......?”

“啊?記得什麼?”

“……” 【縮進抱枕里】

“笨蛋青花魚,誰說我不記得的” 【一手拿著一袋螃蟹放在他前面】

“!!中也~原來你真的是個好人!” 【要抱抱】

“生日快樂啊青花魚——” 【於是另一只手一個蛋糕按在他臉上】
















(吃完螃蟹後)



“中也~~蛋糕什麽的不如到床上吃吧~” 【咬著我們chuchu的耳垂一臉壞笑】


(結果嘛,你們懂的~(。・ω・。)ノ♡)

————————————————————

啊啊啊現在才發生賀真的非常抱歉,因為昨天中考所以熬的很晚到一個小時前才醒,現在才想起來宰宰生日這回事,真的是非常抱歉抱歉抱歉……【士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