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子

陷文豪双黑【文章為經允許禁止轉載】

【太中】三分鐘腦洞 16 × 22

“餵,太宰”

“怎麽了中也?”

“沒什麽,只是首領下命令了” 【頓了頓】

“噢~” 【懶懶的語氣】

(五分鍾後)

“太宰,我走了”

“是是~早點回來記得帶螃蟹~”

“太宰治你還是小孩子嗎吃什麼螃蟹你都多大了還整天遊手好閒雖然你年薪還沒老子月薪多但是你能不能考慮考慮我的感受啊!!(我還是個孩子啊!)”
【一臉嫌棄】

“......噢” 【露出一臉可憐巴巴的小眼神】

“少那樣看我,來不及了我先走了” (於是只留下了孤孤單單的空巢老宰)
(並不老啊餵)

(日本時間下午六點)

【此時此刻深陷進去的皮製沙發中正蜷縮著一只孤獨的宰宰,眼神裏透露的滿是寂寞和憂傷,若是旁人看了定要心疼得不行了】

“太宰,我回來了”

“嗯......”

“你怎麽了,沒精打采的,像條死魚一樣”

“和死魚也差不多了......”

“???” 【中原式黑人問號】

“……”

“…… “

“到底怎麽了啊”
【躺進深陷的沙發手指伸進這人柔軟的頭髮胡亂揉了揉】

“中也你真的不記得了嗎......?”

“啊?記得什麼?”

“……” 【縮進抱枕里】

“笨蛋青花魚,誰說我不記得的” 【一手拿著一袋螃蟹放在他前面】

“!!中也~原來你真的是個好人!” 【要抱抱】

“生日快樂啊青花魚——” 【於是另一只手一個蛋糕按在他臉上】
















(吃完螃蟹後)



“中也~~蛋糕什麽的不如到床上吃吧~” 【咬著我們chuchu的耳垂一臉壞笑】


(結果嘛,你們懂的~(。・ω・。)ノ♡)

————————————————————

啊啊啊現在才發生賀真的非常抱歉,因為昨天中考所以熬的很晚到一個小時前才醒,現在才想起來宰宰生日這回事,真的是非常抱歉抱歉抱歉……【士下座】

【太中】剛剛接觸人類時不知道螃蟹的無知小矮子

【隨手亂糊系列】

————————————————

某某某個晚上

“中也~”
“怎麽了?”
“中也~我剛買的螃蟹放哪了?~”
“啊,原來那個叫螃蟹啊,我以為是什麼虫子就直接打死扔掉了”
“……”
“……”
“太宰治你怎麽了你別哭啊!!?”
“扔哪了……”
“噢,垃圾車剛開走”
“……”
“太宰治你到底怎麽了你多大個人了還這樣怎麼還哭得更噁心了就像那個什麼螃蟹一樣???!”

片刻過後 “橫濱護城河中發現一穿著風衣滿身繃帶神志不清的入水男子”(根據橫濱日報報道)

目擊者:“那個人在跳下去之前好像在水裏找什麼東西,看起來就好像一條青花……”

與此同時,中也氣憤地關掉了電視並努力把自己從被某人塞進的垃圾桶中出來

————————————————————

要中考了要中考要中考了啊啊啊啊啊!

希望各位天使和太太祝我中考順利啊!!(吸歐氣)

文豪野犬/双黑/太中 (老梗再写)

小偷+杀手?  【完全新作】

这原本是一个凄美的故事,然鹅,被我写成了一个那什么的故事x

之所以想重改编这个,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想搞事情???

此篇没有车,没有车,没有车,非大粗长,非大粗长,非大粗长!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x

———————————————————————

我叫太宰治,我是一个小偷,为什么会成为一个小偷还不是因为在某个叫武x侦探社的地方有一个叫国木x独步的人因为我只是连续上班迟到一个月就私自把我开除,并且在把我踹出大门的时候,还说了:“自杀惯犯,要是能做到连续两周不迟到就回来,否则别想了。”

于是我就成了一个惯犯,但是今晚有点不一样。 差不多到傍晚的时候,我蹑手蹑脚地准备去一个高层的人家里偷东西,听说是个杀手呢,要是就此被杀掉也是挺英勇的嘛。居然住在二十六楼,这肯定是一个又变态又矮子的人,只有像在底层一样妄想着俯瞰风景的小矮子才会在高层住着并享受。

为了不打草惊蛇而爬楼梯就差点累死。但是在开门这一方面只用一根铁丝就撬开了门,这么容易就打开,想必定是早有防备。

窗帘没拉上,随风飘散地摆动,房间以一席黑白色调粉刷点缀,华贵又不失些许庸俗,显示出主人的品位。窗户也未增添防盗设施,让人想到是故意引狼入室的想法也是不足为奇的吧,不用想也料知是很有钱的吧,空气弥漫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味,地板上和角落里不见一木仓一弹,真的是杀手吗......如果只是虚张声势徒有其名的话,抢走卷光这里的所有财产然后把这个所谓的杀手主人从这一栋高层在二十六楼的地方扔下去也没事吧,就算放火烧了说不定也过了一年半载才有人发现吧,当然也是在关上那因为粗心而没有closed的窗户的前提下。要说有例外的话,那几乎是不存在的,除非哪个厉害的警察或者过路路人有那种令人作呕的透视功能。

与房间格格不入的橘色发丝躺卧在白枕头上的,正是杀手本人。我悄悄地走过去,为不发出声音不屑于脱掉鞋子和自己差点窒息,心脏好像快要跳出来,真是让人兴奋啊!我原本以为,杀手都是粗大汉子,体无完肤的那种,看来是我想错了。 所以这样一来我可能就可以避免绷带的开销和痛楚了。

睡相很难看是真的,但不得不说确实是个美人,凌乱的发丝贴在光滑的肌肤上,呼吸声很均匀。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衬衫,颈部线条堪称完美,锁骨很有骨感。他还戴了一个颈圈,黑色的,刚巧卡在喉结哪里,更增加了诱惑和魅力,忍不住要令人垂涎三尺,真是会想入非非的呢~差点还以为是位美丽的小姐呢。他的手很随意的搭在腹部上,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白暂,很纤细的。以手臂来看,身材和比例应该锻炼得不错,如果换成一个女人来看的话,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前凸后翘胸大腰细腿挺直的那种级别的了。

脸还红红的呢,应该是刚刚睡的太熟印红的吧。这时候是挑逗和调戏的好时机,但是对这样的一个美人杀手来说可能不是一件好事,现在可不是殉情的时候,可就是在这种手无寸铁毫无防备的情况下

我偷亲了他... ...

万幸的是,他没有发现呢,睡得很熟,真是幸运啊~要是明天能再亲到他就好了。

我拿走了他两百块钱,作为故意恐吓我心灵,怂恿我再次自杀的精神损失费,我也认为这太少了,可要是为了一时私欲而丢了小命真是一点点都不值得。

第二晚,我又去了那个人的住处,他是笨蛋吗,锁居然没有换。 我偷偷地走到他床边,仔细地观察他的脸,他的眼睫毛,他的嘴唇,啧啧啧,真是美人,不禁想要点头连连称赞,好到织田信长夸赞他的刀时拍打膝盖的程度,但是再美也是沾了无数人鲜血的杀手,果然还是趁早溜了为好。我又拿了他两百块钱,对于这种杀手来说,这点小钱塞牙缝都不够吧,可能买一打蟹肉罐头都不够的,但是多拿了我真是有可能会早些归西呢,还是多活几年比较好吧,自杀什么的还是找美女殉情比较好呢~走之前我轻轻地吻了他的额头,还摸了摸他的脸,帮他盖好被子,简直是不要命了!赶紧庆幸自己还在这个世界上,但是死在玫瑰下,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又何尝不是一个自杀的好主意,不过在那之前还不行,因为 —————————

我还想再偷亲你几次啊......


我叫中原中也,是一名杀手,最近我好像被一个小偷盯上了,在梦里好像还亲了我,胆子倒还不小,重要的是,居然还是在我手无寸铁之力的时候!心情糟糕透了……

今晚他也来了,他还把鞋子脱掉了并且踮起了脚为了不弄醒我,当天我喝了点威士忌,有点迷迷糊糊地。他静悄悄地,好像没有来过一样,门口一点灰尘也没有,干净得很,有用纸擦过的痕迹,那里一直有尼古丁的味道。他还韶走了我那瓶喝了一半的红酒和一瓶朗姆,就放在桌上的,说一点也不心疼是骗人的,虽然那一点儿也不贵,最多只值买几百斤蟹肉罐头,差不多吧。

他很高,身材也很好,在月光下就像一只巨大的,黑得慎人的鬼。那一晚,只有那一晚而已,我没有把手放在有匕首的枕头下,那真是糟极了。

我隐约能听见他讽刺嘲笑我的睡相的笑声,那声音真是就算是在梦里也想恨恨地揍上去,然后用我那把擦得发亮的木仓,当然是上了膛的,毫不留情得扳动扣卡。

当我以为他要走的时候,他突然转过身来,俯下身,亲了我的额头,我一个想到的,为什么不是“混蛋,拿开你的脏手”,而会是“这不是梦啊... ...”他的手抚摸着我的脸,很轻,很冷,有那么一瞬间,虽然只是睁开一条缝,但是我看清楚了。那是一双桃鸢眼,朱红色的,红得快要滴出血来一样,很清澈的,是里面什么也看不出来的玻璃,很冰冷的感觉,稍不留神就会走向地狱。眼角勾着棕色有点卷的头发,穿的是一身米色的风衣,胸前还有一块碧蓝色装饰物。 很瞩目的是从脖子开始,一直缠到手腕的白色绷带,怪癖? 或者是想要遮掩什么。 临走前,他还帮我盖了盖被子,真是假好心,拿了钱和酒还做好事,莫不是献殷勤而已,可恶,我怎么会生不起气,他真是该死的好看,怎么能这么好看...心里暗暗地骂了几句,想了想何必跟一个小毛贼计较,翻过身闷头大睡。

之后的每一晚,我居然都会开始期待他会来亲我!?我一定被他下了药了,致命的那种。我决定守株待兔 。 今晚他也来了,这次也是从正门进来的,而不是窗户,自从上次被他关上后就再没打开过。

他来了,我是在装睡的,但确实也有点睡意了。 他朝我走过来了,愈来愈近,直到走到我的床跟前,随后眼前好像有一片黑影过来,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冰冷的唇就已经贴上了愈发滚烫的脸颊,很慢的,有点痒痒的,吻上了那两片薄软的火热。紧张得抽搐了一下,上面的人早已经发现从一开始进门开始就谋略好了,一直注视着身下的人。

名为中原中也的杀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枕头下拿出那把迟迟没有行动的匕首,架在缠着略有些泛灰的绷带的白颈上,目光充满杀意。而名为太宰治的无名小贼却镇定自如,将一切置于身外,眼里满满的都是面前的人儿。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我认为你不会杀我的” 话音被打断,

“咣当————” 架在那脖子上的匕首不知为何的就被扔在地板上了。

原本面孔凶恶的中原中也只会却是靠在太宰治的肩膀上,双臂是以抱着的姿态的,他想,他可能是,爱上这个男人了。 反倒是被抱着的那位有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只好一把搂住抱住自己的人儿。

“你这个小偷,偷了就还我啊......”

“是指——?”

“把我的心... 还回来啊......” 知道真相后的这个男人嘴角勾起一丝邪笑,虽然他是想和美女殉情,但是,这样的话连殉情都用不着了,但要说美人的话,可不就在眼前吗。

“抱歉~那个不退货的哦~————”

他笑了笑。 “但是如果不嫌弃的话,我的心可以给你哦~” -

文豪野犬/双黑/太中 (老梗再写)

小偷+杀手?【完全新作】

这原本是一个凄美的故事,然鹅被我写成了那什么的故事。

之所以再重写这个故事,要说为什么的话其实我也不知道。

或许是因为喜欢搞事情???

此篇没有车,没有车,没有车,非大粗长,非大粗长,非大粗长,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我叫太宰治,我是一个小偷,为什么会成为一个小偷还不是因为在某个叫武x侦探社的地方有一个叫国木x独步的人因为我只是连续上班迟到一个月就私自把我开除,并且在把我踹出大门的时候,还说了:“自杀惯犯,要是能做到连续两周不迟到就回来,否则别想了。”

于是我就成了一个惯犯,但是今晚有点不一样。 差不多到傍晚的时候,我蹑手蹑脚地准备去一个高层的人家里偷东西,听说是个杀手呢,要是就此被杀掉也是挺英勇的嘛。居然住在二十六楼,这肯定是一个又变态又矮子的人,只有像在底层一样妄想着俯瞰风景的小矮子才会在高层住着并享受。

为了不打草惊蛇而爬楼梯就差点累死。但是在开门这一方面只用一根铁丝就撬开了门,这么容易就打开,想必定是早有防备。

窗帘没拉上,随风飘散地摆动,房间以一席黑白色调粉刷点缀,华贵又不失些许庸俗,显示出主人的品位。窗户也未增添防盗设施,让人想到是故意引狼入室的想法也是不足为奇的吧,不用想也料知是很有钱的吧,空气弥漫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味,地板上和角落里不见一木仓一弹,真的是杀手吗......如果只是虚张声势徒有其名的话,抢走卷光这里的所有财产然后把这个所谓的杀手主人从这一栋高层在二十六楼的地方扔下去没事吧,就算放火烧了说不定也过了一年半载才有人发现吧,当然也是在关上那因为粗心而没有closed的窗户的前提下。要说有例外的话,那几乎是不存在的,除非哪个厉害的警察或者过路路人有那种令人作呕的透视功能。

与房间格格不入的橘色发丝躺卧在白枕头上的,正是杀手本人。我悄悄地走过去,为不发出声音不屑于脱掉鞋子和自己差点窒息,心脏好像快要跳出来,真是让人兴奋啊!我原本以为,杀手都是粗大汉子,体无完肤的那种,看来是我想错了。 所以这样一来我可能就可以避免绷带的开销和痛楚了。

睡相很难看是真的,但不得不说确实是个美人,凌乱的发丝贴在光滑的肌肤上,呼吸声很均匀。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衬衫,颈部线条堪称完美,锁骨很有骨感。他还戴了一个颈圈,黑色的,刚巧卡在喉结哪里,更增加了诱惑和魅力,忍不住要要令人垂涎三尺,真是会想入非非的呢~差点还以为是位美丽的小姐呢。他的手很随意的搭在腹部上,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白暂,很纤细的。以手臂来看,身材和比例应该锻炼得不错,如果换成一个女人来看的话,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前凸后翘胸大腰细腿挺直的那种级别的了。

脸还红红的呢,应该是刚刚睡的太熟印红的吧。这时候是挑逗和调戏的好时机,但是对这样的一个美人杀手来说可能不是一件好事,现在可不是殉情的时候。可就是在这种手无寸铁毫无防备的情况下

我偷亲了他... ...

万幸的是,他没有发现呢,睡得很熟,真是幸运啊~要是明天能再亲到他就好了。我拿走了他两百块钱,作为故意恐吓我心灵,怂恿我再次自杀的精神损失费,我也认为这太少了,可要是为了一时私欲而丢了小命真是一点点都不值得。

第二晚,我又去了那个人的住处,他是笨蛋吗,锁居然没有换。

我偷偷地走到他床边,仔细地观察他的脸,他的眼睫毛,他的嘴唇,啧啧啧,真是美人,不禁想要点头连连称赞,好到织田信长夸赞他的刀时拍打膝盖的程度,但是再美也是沾了无数人鲜血的杀手,果然还是趁早溜了为好。我又拿了他两百块钱,对于这种杀手来说,这点小钱塞牙缝都不够吧,可能买一打蟹肉罐头都不够的,但是多拿了我真是有可能会早些归西呢,还是多活几年比较好吧,自杀什么的还是找美女殉情比较好呢~走之前我轻轻地吻了他的额头,还摸了摸他的脸,帮他盖好被子,简直是不要命了!赶紧庆幸自己还在这个世界上,但是死在玫瑰下,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又何尝不是一个自杀的好主意,不过在那之前还不行,因为

—————————我还想再偷亲你几次啊...... -

我叫中原中也,是一名杀手,最近我好像被一个小偷盯上了,在梦里好像还亲了我,胆子倒还不小,重要的是,居然还是在我手无寸铁之力的时候!心情糟糕透了…… -

今晚他也来了,他还把鞋子脱掉了并且踮起了脚为了不弄醒我。当天我喝了点威士忌,有点迷迷糊糊地。他静悄悄地,好像没有来过一样,门口一点灰尘也没有,干净得很,有用纸擦过的痕迹,那里一直有尼古丁的味道。他还韶走了我那瓶喝了一半的红酒和一瓶朗姆,就放在桌上的,说一点也不心疼是骗人的,虽然那一点儿也不贵,最多只值买几百斤蟹肉罐头,差不多吧。

他很高,身材也很好,在月光下就像一只巨大的,黑得慎人的鬼。那一晚,只有那一晚而已,我没有把手放在有匕首的枕头下,那真是糟极了。

我隐约能听见他讽刺嘲笑我的睡相的笑声,那声音真是就算是在梦里也想恨恨地揍上去,然后用我那把擦得发亮的木仓,当然是上了膛的,毫不留情得扳动扣卡。 当我以为他要走的时候,他突然转过身来,俯下身,亲了我的额头,我一个想到的,为什么不是“混蛋,拿开你的脏手”,而会是“这不是梦啊... ...”他的手抚摸着我的脸,很轻,很冷,有那么一瞬间,虽然只是睁开一条缝,但是我看清楚了。那是一双桃鸢眼,朱红色的,红得快要滴出血来一样,很清澈的,是里面什么也看不出来的玻璃,很冰冷的感觉,稍不留神就会走向地狱。眼角勾着棕色有点卷的头发,穿的是一身米色的风衣,胸前还有一块碧蓝色装饰物。 很瞩目的是从脖子开始,一直缠到手腕的白色绷带,怪癖? 或者是想要遮掩什么。 临走前,他还帮我盖了盖被子,真是假好心,拿了钱和酒还做好事,莫不是献殷勤而已,可恶,我怎么会生不起气,他真是该死的好看,怎么能这么好看...心里暗暗地骂了几句,想了想何必跟一个小毛贼计较,翻过身闷头大睡。

之后的每一晚,我居然都会开始期待他会来亲我!!?我一定被他下了药了,致命的那种。我决定守株待兔 。

今晚他也来了,这次也是从正门进来的,而不是窗户,自从上次被他关上后就再没打开过。他来了,我是在装睡的,但确实也有点睡意了。 他朝我走过来了,愈来愈近,直到走到我的床跟前,随后眼前好像有一片黑影过来,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冰冷的唇就已经贴上了愈发滚烫的脸颊,很慢的,有点痒痒的,吻上了那两片薄软的火热。紧张得抽搐了一下,上面的人早已经发现从一开始进门开始就谋略好了,一直注视着身下的人。 名为中原中也的杀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枕头下拿出那把迟迟没有行动的匕首,架在缠着略有些泛灰的绷带的白颈上,眼神中充满杀意。而名为太宰治的无名小贼却镇定自如,仿佛是将一切置于身外,眼里满满的都是面前的人儿。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我认为你不会杀我的” 话音被打断,

“咣当————” 架在那脖子上的匕首不知为何的就被扔在地板上了。原本面孔凶恶的中原中也这会却是靠在太宰治的肩膀上,双臂是以抱着的姿态的,他想,他可能是,爱上这个男人了。 反倒是被抱着的那位有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只好一把搂住抱住自己的人儿。

“你这个小偷,偷了就还我啊......”

“是指——?”

“把我的心... 还回来啊......”

知道真相后的这个男人嘴角勾起一丝邪笑,虽然他是想和美女殉情,但是,这样的话连殉情都用不着了,但要说美人的话,可不就在眼前吗。

“抱歉~那个不退货的哦~————” 他笑了笑。

“但是如果不嫌弃的话,我的心可以给你哦~” -